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史文的博客

记录我的点滴生活

 
 
 

日志

 
 

(原创)母亲的针线笸箩  

2011-12-07 11:00:33|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针线笸箩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母亲的针线笸箩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母亲的针线笸箩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母亲的针线笸箩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母亲的针线笸箩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母亲的针线笸箩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母亲的针线笸箩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母亲的针线笸箩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那日收拾屋子里的东西,发现了母亲的一件珍贵的遗物——一个针线笸箩。看到它便想起了故去的母亲,一股酸酸的思绪涌上心头。
     这是一个柳条编的小笸箩,与小盆一样大小,上口用竹皮围住,结实又美观,是我母亲年轻时在街上买来的,陪伴她有半个多世纪了,由于使用的时间长了,原本白色的柳条早已被磨成了暗红色,就像刷了一层油漆。
      针线笸箩里面有针扎、(一种用布缝制的桃形布艺)线板和一个小布包、还有几桄丝绒线。桃形的针扎上面有一排排各种型号的针,外面罩一个漂亮的蓝布桃形外套。小布包是用几块蓝黑布拼成的,里面包着些平时栽衣服剩下的布边布角。线板是枣木的,有尺把长,两端是桃形、中间是3个葫芦形,线就缠在每一节凹下去的部分,线板上油漆有些斑斑驳驳,让难辨认清楚它本来的颜色。上面的线多数是黑、白、蓝三种颜色。

  平时,母亲离不开针线笸箩,经常见她缝补衣服时,盘腿坐在炕上,伸手将针线笸箩从被阁一头挪过来,根据需要精心挑选里面的针头线瑙,等她用过后再将针线笸箩放回原处。记忆最深的是母亲一边为我们缝补还一边哼着我们谁也听不懂的一种调子,可能是母亲随意哼出的,这大概是母亲用哼歌来跟自己倾述内心的喜悦和不快吧.母亲用那丝绒线为我做绣花鞋,鞋脸儿绣几朵粉或红花,缀上青枝绿叶,鞋帮堆着云子卷儿,我穿着它去和小朋友们比美。母亲总是将小布包里的零碎布角、布条叠得整整齐齐,家里人的衣服或袜子破了,打开布包,一层层地挑选出与之颜色相同或是相近的,仔细缝补好,针脚密密的,不仔细看简直让人难以发现那是缝补过的。母亲还手把手地教我缝小布口袋。共6块布,每块约2寸见方,几种不同颜色的布角剪好后拼在一起,缝好后就是一个正方体,里面装少许土粮,封好口,小布口袋就做成了。角上缀一条线绳,下课活动时用手扯着当键子踢,一口气能踢几十个。有时布包里的零布角积攒多了,颜色又很齐全,母亲剪成凌形或三角形给我们拼椅垫、拼书包,图案新颖美观,看着母亲用辛劳换来的成品——椅垫,花花绿绿的,简直就是一件工艺品。
      如此说来,一个使用多年的小小针线笸箩,看似普通又平常,但它在我的眼里却是比什么都贵重。 针线笸箩点点滴滴记录着我们家的的生活,交织着我的苦与乐,里面的每一件物品都凝聚着母亲的心血,蕴含着母亲对我深深的爱。看着眼前曾经是多么熟悉的针线笸箩,内心有几多感慨。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