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史文的博客

记录我的点滴生活

 
 
 

日志

 
 

柞林 (原创)  

2011-09-01 09:2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柞林 (原创)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柞林 (原创)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柞林 (原创)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柞林 (原创)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柞林 (原创)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柞林 (原创)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我怀念那片柞林。

    村子后面的山坡上有一片茂密的柞林。里面似乎隐藏着一种神秘。秋雨霏霏,柞林下面开始孕育新的生命——蘑菇。雨后初晴,我常与母亲挎着大大的柳筐去那里采蘑菇。每一次去总要穿过那片没膝深的蒿草甸,露水溽湿了鞋和裤腿,就像刚刚沐浴过一样,凉凉的,身上的衣服已染上了一片片绿色,像换了一件花衣。真是“无限秋色染秋衣”啊!林子里有几分宁静和空灵,宽阔碧绿的柞叶上面滚动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就像少女们一双双明眸,仔细瞧来,叶间还藏有一嘟噜一嘟噜的橡子果,椭圆形,指肚大小,深红色,鼓鼓的被一个个树皮颜色的托盘托着,听母亲说,这就是柞树的种子。树底下土层里生有一簇簇顶珠带露的鲜蘑菇,像是谁刚刚用喷壶喷洒过的,鲜嫩可人。那细腿小顶颜色如秋叶的是柞林里独有的榛蘑,人们最喜爱它了。也有半边紫半边白的花脸蘑、趟子蘑等。它们一朵朵半隐在腐叶下面。我学着母亲的样子用手拨开腐叶,双手轻轻往上一托,一簇蘑菇就完好无损地摘下来了,再轻轻放入筐里,这里采完了,再去别处寻找。有时一时碰见橡果多的地方这下来,暂时不去寻找蘑菇,就会以停下来采摘橡果,我家的小黑猪最愿意吃橡果了,我最喜欢观看它吃橡果的样子,将橡果撒几把在圈里,见它高兴地只顾低头捡食,一口能吞下好几个,再将头仰起,咯嘣咯嘣地咀嚼,嘴里传出有节奏的声响,还能一边嚼一边将硬皮吐出来,很有趣。柞林上空不知是什么鸟儿在叽哩哩哩地鸣唱,歌声婉转动听,母亲说这是云雀,它叫时飞得很高,人们很难发现它们。我仍然凝视云端,希望出现奇迹。突然一只大鸟扑打着翅膀拖着长长的花尾巴嘎嘎叫着从我身边噌地钻进了丛林,原来是只花尾山鸡。阳光从叶隙间疏疏郎郎地筛下来,脚下踏在软绵绵厚厚的落叶上,觉得特别舒适。几朵红的黄的野花摇曳着惹人眼目,看见了,我总是不会放过,跑着去采摘。我大口大口地吮吸着这湿润、混合着腐殖质和蒿草、蘑菇、野花的香气,身心像被大自然滤过了一样畅快。

   快到中午了,母亲已经采了大半筐了,我的筐里半边装着蘑菇,半边装着橡果,筐边上还插着几枝刚刚采下的野花儿。我与母亲走出柞林,回头看时,柞林仍然是那么幽静。

   多少年过去了,那一年我回故乡,远望村后面那个小山坡,却不见了那片柞林。光秃秃的山岗已被开垦成了田地,庄田一直漫延到了山顶,听村里人说,如今,人们想找几片大一点的柞叶都很难。

    柞林虽然没有了,但是,我心中的那片柞林还在,它已固守在我生命的深处,因为柞林里有我童年的欢乐。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