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史文的博客

记录我的点滴生活

 
 
 

日志

 
 

陈  叔(原创)  

2011-09-21 11:16:51|  分类: 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  叔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陈  叔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陈  叔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陈  叔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陈  叔 - 秋水 - 塞外苏杭的博客

 

    陈叔是马车老板,又是生产队长。中等个儿,剃着光头,老是穿一件洗旧了的青布衣服。他为人正直、善良、又很乐于助人,一说起话来面带笑容,队里的一些小青年都愿意接近他。

   前年清明节,我回到了故乡,那是一个十分偏僻的小山村。很多村邻告诉我,就在前不久老队长去世了,得的是急病,终年才68岁,人们为他过早地离去而叹息。生活过得比以前好了,他却走了。悲痛之余默默地怀想起关于陈叔的一些往事来。

   陈叔经常给我们这些青少年讲他的过去,鼓励我们好好读书,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村子里的老一辈人都知道,陈叔的家 解放前一贫如洗,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生活实在熬不下去了,母亲就带着他们刚刚懂事的兄弟四人离开了老家,一路逃荒来到了这个村子。当时,陈叔才十几岁,为了生存,母亲忍痛把他与两个哥哥送给地主家去干活。陈叔长得又瘦又小,干活没多大力气,人家只能让他当“半拉子“。母亲领着最小的弟弟走村串户去要饭,日子过得很艰难。陈叔年龄小,但他给地主家干活,放牛、喂牲口、洗衣、做饭、甚至看小孩、倒尿盆,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干过。吃的是残汤剩饭,穿的是破衣乱衫。他无论冬夏都打着赤脚,冬天在外边放牛,双脚冻得疼痛难忍,就插在冒热气的牛粪上暖和一会儿。夏天,那块既不遮阳又不挡雨的粗布包袱皮就是他唯一的一件衣服。陈叔在地主家受尽了打骂。有一次,他给地主的老婆洗衣服,晾晒在外面,晚间收衣服时,发现少了一条裤子,地主老婆怀疑是陈叔偷去了,不由分说,拽过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陈叔常说,过去穷人就是受欺侮,是共产党解救了我,又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家庭,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
  陈叔非常善良。还是在我读高小时,一天放学,我刚一走出校门,迎面走来了一个人,定睛一看是陈叔。他手牵着两匹马,一青一红,说是来学校附近的一个铁匠铺刚挂完掌,准备回家。陈叔扶我骑上一匹比较驯服的枣红马,他一只手拉着枣红马的缰绳,腾出另一只手拉着我的手上马,又教我怎样拽缰绳,怎样夹住马腹,我一一照办。他自己骑上另一匹小青马。两匹马并排行走在崎岖山路上,我坐在马鞍上,开始,根本坐不稳。尽管陈叔一旁不停地指挥,可我还是顾了这儿,却顾不了那儿,心象要跳到喉咙眼一样,看看旁边的陈叔,那马骑得多么自如,才慢慢平稳下来。我们骑着马慢慢地走在归家的路上,我仰望天空,太阳的余辉将西天当红,景色很美,此时,我似乎置身于书上读到的草原上的马背民族,驰骋无边草原上的情景,内心受到极大鼓舞。

   陈叔认字 不多,那还是在村扫盲班学习的。前几年生产队里成立了扫盲夜校,村子里无论老少,都积极报了名。陈叔在夜校里经常把自己解放前受欺侮,没文化的经历讲给大家听,鼓励大家珍惜学习机会。那时,我正好在村办小学当民办教师,扫盲班教师也由我来担任。每天晚饭后,陈叔总是早早来到夜校,帮助我做课前准备,他把玻璃灯罩仔细擦得雪亮,然后点着,教室里亮堂堂的,下课后,他又主动把灯熄灭了,再锁好门,才肯离去……
   纯朴、善良、无私的陈叔,是个平凡的庄稼人,他那一件件,一桩桩乐于助人的事早已刻骨铭心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的离去,使我痛苦不已。当我再回到那个村子里,少了一个与我说话的知心老人,我从心底里怀念着他。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6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